首页 > 资讯 > 热门小说栖迟永年(孟涛宋之宏)精选章节阅读-栖迟永年孟涛宋之宏

栖迟永年

栖迟永年

孟涛

本文标签:

现代言情《栖迟永年》,讲述主角孟涛宋之宏的甜蜜故事,作者“孟涛”倾心编著中,主要讲述的是:主角叫陈驰虞音的是《捞尸秘闻》,本的作者是栖迟永年最新写的,书中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,主要讲述了:...《捞尸秘闻》第54章免费试读“我不信!”我捂着肚子摇头,“就算是烧了,我也要查!”“你查你仙人板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孟涛宋之宏   时间:2024-04-14 11:23:50

小说介绍

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《栖迟永年》,深受读者们的喜欢,主要人物有孟涛宋之宏,故事精彩剧情为:免得你一直惦记。”“讲清楚?”“是啊,不然你晚上真的睡不着了。”宋之宏道:“那日他故意引来你和我,就是为了跟陈发把陈驰的骨灰埋下去。”“只是陈驰骨灰埋下去的瞬间,左厢房就起火了...

《捞尸秘闻》 第54章

主角叫陈驰虞音的是《捞尸秘闻》,本的作者是栖迟永年最新写的,书中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,主要讲述了:...《捞尸秘闻》免费试读“我不信!”我捂着肚子摇头,“就算是烧了,我也要查!”“你查你仙人板板你查!”孟涛给我脑袋上来了一下,“什么时候了你还查!”“孟经理,你要是不给她查,她肯定睡不着。”
宋之宏欠欠的说。
我白了他一眼,“哪都有你!”“那可不。”
他扯着嘴角笑了笑,“奉我师傅之命,来跟你讲清楚的。
免得你一直惦记。”
“讲清楚?”“是啊,不然你晚上真的睡不着了。”
宋之宏道:“那日他故意引来你和我,就是为了跟陈发把陈驰的骨灰埋下去。”
“只是陈驰骨灰埋下去的瞬间,左厢房就起火了。
什么都没了。”
我皱眉,不相信他的说辞:“那我是怎么出来的?”宋之宏摇头,“我哪知道,你赶紧去门就关上了,完了一阵风就把你从里面吹了出来,肚子上身上全是血,我只能打电话叫救护车。”
“那,起火的时候你总该在吧?”“不在啊。
我不是送你去医院了?”宋之宏摊手,“总之,我师父让我转告你,小丫头不要这么贪心,啥都想知道。
有些东西不是你该碰的,就别碰。”
我抿唇,这会儿才反应过来,闫老应该是有真本事,那天是他故意藏拙,引我出去。
果然,小狗东西背后都有一个老狗东西。
“那他说我师父跟这件事有关,还没讲清楚。”
我看着宋之宏,“总不能这件事他也跟你说了?”“这,倒是没有。”
“跟我说了,我知道。”
孟涛没好气的说:“你师父也是个神人,早知道你会摊这趟浑水还一点防备都没有!”“啥意思?”我猛地转头看向孟涛:“师父还知道这个?”“你以为?”他白了我一眼,“他之前只说,你后面会跟姜家扯上些关系,有矛盾。
具体什么矛盾他没说,但总归不是好的。”
“就让我把这个东西给你。”
他说完在包里摸了半天,摸出个信封来:“呐,你自己去看。”
我接过信封,上面淡淡的香烛味,是师父常用的信封。
老头看上去时尚,在某些方面却是个老古板,比如喜欢写信、把自己捞过的尸体都记录下来,没事的时候就翻出来看看。
每年生日他都会给我写一封信,都被我存了起来。
当初他走得匆忙,我还以为再也收不到了。
“我知道了。”
我低下头: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“着什么急?”孟涛扯着我的手,“先去医院检查一遍,你的伤口不能乱跑。”
被孟涛拖着在医院跑了一圈,确定伤口已经大致愈合,后面甚至都不用去拆线后,他才放心,又把我送回下姜村。
“接下来的日子你就安安心心填你的志愿,读你的书,其他的什么都别管,懂?”他说着又敲了下我的头。
“痛!”我皱眉,“孟叔你别太过分嗷!”“要是你师父在只怕会比我还要过分!”他没好气的说:“你最好给我安分点,今天成绩就出来,好好给我等成绩!”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我不耐烦摇了下头,把他的手从我脑袋上晃下去。
真的是,年纪不大,话是一点不少。
送走孟叔,我才有时间打开师父给我的信。
拆开的瞬间,院子里忽然吹起一阵风,那风轻轻摇摇,慢慢悠悠的,吹得我心里都舒畅了不少。
“您老人家到底给我留了什么东西。”
我嘀咕着,拿出里面的信纸,一股淡淡的熟悉的香味散开来,我愣了一瞬。
因为常年跟尸体打交道,又常年在水上讨生活,我跟师父的身上都难免会有些味道。
为了遮掩这点味道,他老人家就专门托人做了一种熏香,能够祛味的。
这信纸上,就是他的那香味。
“许久没问道过了,还有点怀念……”我浅笑了下,眼眶却是红了。
按着褶皱,一步步打开信纸,里面的字迹显露出来的瞬间——啪嗒!一滴水珠落在信封上,微微泛黄的信纸上瞬间晕开一点颜色。
呼——风请拂过,带起我的头发,又缓缓落下。
我扯了扯嘴角,“我可没哭,老头不要太得意。”
信上开篇第一句,就是“死丫头,许久不见,想老子了吧哈哈哈!”心里那点温情瞬间消散,我板着脸往下看。
“知道你丫头倔强,我虽算出你半年后会出事,但那时肯定没人能去阻拦你,不过让你经历这一遭也不错,至少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!”“狗屁的天外有天。”
小声吐槽了句,我继续往下看。
“陈家的事,当年我的确有参与。
当时闫老已经没办法控制,我们也不能真的让整个下姜村的人去陪葬。
所以就搞了些东西压制下去。”
“哦,跟你说你肯定是不太清楚的。
但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,问题应该也已经结束了。
陈家的厢房一毁,这个阴阳宅便自动消除,今后也不会对其他人有什么影响。”
“所以你也安分点,以后别再查了。
对了,你应该上大学了吧?要是没上就好好填个志愿,老子这辈子没读过多少书,你不行。
这么好的成绩,可不能浪费了……”信的最后还说了不少安抚我的话,还让我缺钱用了就去找孟涛。
看样子就是师父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些事,但他无法阻止,就写了这么一封信,让孟涛转交给我。
可我还是觉得有地方说不通。
这阴阳宅所形成的气场真的是这么简单就能消除的?我满心的疑问,怎奈此时无人为我解答。
“师父,你真的觉得这一切都很正常吗?”呼——风吹过,像是回答了我的问题,“好吧。
那我不再过问了。”
嘴巴上说着不问,可我心里比谁都清楚,这件事我根本放不下。
但如今陈发家院子也没了,什么证据也好其他的也好,全都消失了,根本查不到。
对了,特处所!我想到孙诚,当时说好了他要来,但人一直没过来。
摸出手机正要打电话,姜大海的电话就先打了进来。
我一愣,犹豫片刻,还是接起了电话。
“海叔?”“丫头!恭喜你啊!你的成绩出来了!刚刚学校老师给我打电话了!”热门小说《捞尸秘闻》试读结束,阅读全文向上看

小说《栖迟永年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